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资讯频道 >> 财经快讯 >> 正文

“玩家”揭露利用比特币洗钱内幕:国内买国外卖

我要评论 来源:法制日报  2017-5-17 9:39:53   浏览次数:
  利用电脑破解一个复杂算法就会产生一枚比特币。比特币是去中心化的,其发行量不依赖于任何发行者,仅依赖于算法本身。任何一台连接互联网的电脑都可以进行点对点比特币转账,资金的流动只依赖于网络,不需要通过第三方机构如银行等,所以根本就无法被监管。

  比特币可以在互联网之外换成其他传统货币。美国MtGox交易所网站实时显示比特币兑美元、欧元等世界主要货币牌价。

  比特币常被用来进行非法资产转移——用本国货币买入比特币,在国外交易平台卖出,再以美元取出

  近期,1枚比特币的价格跃至1万元人民币。谈及此事,曾经的“玩家”刘永淡淡地说,“比特币一言不合就翻倍,一言不合就腰斩,现在比以前要温和不少。2013年年底,1枚比特币价格达到1238美元,当天价格超过黄金每盎司单价。然后,一路震荡到160美元”。

  今年以来,在中国市场,比特币交易价格经历了几次“跳水”,不过随后又逐渐反弹,并创出新高。2017年1月11日,中国人民银行在北京、上海督查比特币三大交易平台,比特币价格“闪崩”,当日跌幅达17.92%。2月9日,央行发布《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继续约谈在京比特币交易平台》公告后,比特币价格跌幅达6.63%。

  梳理比特币交易价格的每一次大幅涨跌可以发现,在所有影响因素中,“合法性”几乎占据了决定性的地位。

  “合法性”问题未解决

  事实上,能消费比特币的地方并不多,更多时候只是在比特币发烧友之间支付。在实体经济中,比特币的“购买力”与法定货币差得远,甚至比不上虚拟的腾讯Q币。

  不过,相比腾讯Q币等,比特币有个巨大优势:能套现。也就是说,比特币可以在互联网之外换成其他传统货币。美国MtGox交易所网站实时显示比特币兑美元、欧元等世界主要货币牌价。

  “比特币热”要从2008年说起,一位名叫中本聪(可能是化名)的程序员写了一篇概述比特币设计的论文,描述了这种以电子方式交易的货币,只要你的电脑接入了互联网,就可以将货币转移到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。它被命名为比特币(bitcoin)。

  中本聪设计了一个复杂的算法,你用电脑去破解这个算法就会产生比特币,这被称为“挖矿”。当你的电脑完成了一定的任务后,一枚新比特币就会被创造出来。

  最初,这些工作很容易完成,只要用你的电脑就能很快生产出一堆比特币。当你下载比特币客户端软件并设置为“开采”模式,你就等于将自家的电脑贡献给整个网络做计算,从中获得的奖励就是50个比特币。这和同样是P2P模式的BT下载原理很像,你的电脑既在下载资源,也是上传资源的种子。随着加入者越来越多,没有强大显卡的计算机在几年内不可能开采到比特币。

  在比特币论坛上,一位曾经售卖计算机显卡的销售人员用“打了鸡血”来形容2011年比特币对他的刺激。2011年4月,他卖出了270张显卡,“那时候来店里采购高端显卡的,一聊起来,十之八九就是用来搞比特币的,还在我店里现场演示挖矿,用来比较挑选显卡”。

  这种网上交易是否安全,是人们最关心的一点。按照密码学设计,所有比特币用户通过一个分布式网络连接,每个用户有一对密钥,私有密钥是身份认证,隐藏在计算机中;公共密钥是接受别人发送比特币的地址。

  和真实货币相比,比特币交易自由得多。据业内人士介绍,任何一台连接互联网的电脑都可以进行点对点比特币转账,资金的流动只依赖于网络,不需要通过第三方机构如银行等,所以根本就无法被监管,银行也就没办法收手续费,也不会有所谓的额度限制。

  不过,按照设计,随着越来越多的比特币被创造出来,你的电脑就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才能创造出新的比特币,最终大约到2040年,比特币的总量会永远限制在2100万枚。

  “一个最大的特点是,比特币是去中心化的,其发行量不依赖于任何发行者,比如银行、政府和企业,而仅依赖于算法本身,这就从根本上保证了任何人或机构都不可能操纵比特币的总量。”北京邮电大学通信法研究中心主任娄耀雄告诉《法制日报》记者。

  2011年,维基解密、互联网档案、自由软件基金会、电子前哨基金会等组织,宣布接受比特币的捐赠。一些互联网企业随后也表示接受比特币的付款方式。然而,由于法律地位前景不明,其中部分组织此后又宣布停止接收比特币。

  2013年8月19日,德国政府成为全球第一个正式认可比特币合法身份的国家。10月29日,加拿大温哥华激活全球第一部比特币自动提款机。

  要真正得以流通,一个合法的身份必不可少。但是,包括中国在内的大多数国家,均未认可比特币的合法货币地位。正因为此,在比特币价格的众多影响因素中,“合法性”几乎成了决定性的一个因素。

  2013年11月19日,美国参议院就比特币引起的政策问题进行讨论,这在当天刺激了比特币价格的飙升,但是会上并没有人提出立法的建议。这种谨慎的态度,让比特币的价格在当天冲高后迅速回落。

  在中国,不到一个月后,中国人民银行官网上公布了央行等五部门此前下发的《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》,明确比特币只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,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。

  “黑手段”不断出现

  由于在很多国家没有获得合法性,比特币一直陷入争议之中,其中最突出的质疑是,比特币非常容易成为不法分子的洗钱工具。比如,黑客将比特币作为受攻击者支付“赎金”的方式。

  从2014年开始,一种诡异的敲诈方式陆续在世界各地出现:用户某天打开电脑一看,突然发现自己所有文档文件都被加密了,屏幕上一行大标题写着“你的文件都已被加密”(your files are encrypted);标题下面详细介绍了支付赎金的方法——将一个比特币发给特定的账户,收到钱后就会把解密的密码发给你。

  如果你稍有迟疑,勒索的赎金价格就会翻倍;一旦超过了规定的付款时间,敲诈者就再也不会理你。电脑里的图片、文档、资料等文件,此刻都已经被64位加密成为“人质”。有些苹果用户也遇到类似的敲诈:有人窃取Apple ID后,谎称手机丢失而将设备锁定,并留下一个联系方式勒索。

  美国一些连锁快餐店也曾接到纸质或电子版的敲诈信,嫌疑人向店老板勒索1个比特币,超过规定时间则加码到3个。嫌疑人威胁说,如果不付钱,他们就会在点评网站上给该餐厅狂打差评;冒充消费者,向消费者权益保护部门投诉该餐厅乱收费;疯狂拨打餐厅的客服热线骚扰;蓄意毁坏餐厅财物;冒充顾客虚假下单订餐,搞得外卖小哥整天空跑;还会给警方和卫生管理部门匿名举报,捏造该餐厅涉嫌提供变质食物、洗钱、逃税等犯罪线索,反正就是怎么恶心怎么来。

  除了网络勒索外,洗钱、非法交易、逃避外汇管制等也利用了比特币的匿名性特点。

  2013年10月,利用比特币进行匿名非法买卖的电子交易平台Silk Road被美国多个执法部门查缴,同时被查封的还有26000个比特币,当时约值360万美元。平台创始人和运营者罗斯·威廉姆斯·乌布利希——一个从无前科、正在攻读学位的29岁的年轻人以“恐怖海盗罗伯茨”的另一重身份活跃在网上,在短短两年时间内将Silk Road变成网络世界最大的“黑市”,拥有近100万名客户,销售总ԌEԌ平台上,服务涵盖了办假护照、非法入侵系统和获取信息、买卖毒品武器、提供色情服务等,只是所有交易都通过比特币支付完成。正是利用了比特币的匿名性特征,不法分子“完美”避开了监管部门通过银行卡交易记录追踪每笔钱来龙去脉的可能。

  “赌博是比特币的另一大支柱,主要是因为一个网站。这个网站利用比特币的区块链(区块链是比特币技术中的核心部分,其功能简单而言类似于一种账本,记录所有的交易数据——记者注)研制了一种算法,使得去其网站下注的人一定是无法作弊的,从算法上保证了公正性,所以深受赌徒们的欢迎,这家网站只收取交易提成。”刘永对《法制日报》记者说,有洗钱和赌博这两个“刚需”支撑,比特币一时半会很难死掉,或者说在二级市场上崩溃了再拉起来。使用比特币洗钱的人把钱兑换到比特币“黑箱”里,然后马上兑换出来,整个过程不超过几分钟。

  除此,据业内人士介绍,比特币还被用来进行非法资产转移——用本国货币买入比特币,在国外交易平台卖出,再以美元取出,几分钟就可以完成资产转移。

  监管会越来越严

  对于刘永来说,比特币场外交易的赚钱方法其实并不神秘,就是“搬砖套利”,通过国内外交易平台的价差,低买高卖来做套利。

  刘永说,2013年,比特币有一波暴涨行情,国内外价差比较大,“最多的时候,一天在国外市场买了500万美元的比特币,然后在国内卖,当时价差达到了10%”。

  火币网、OKCoin(币行)、比特币中国是目前国内三家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。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一些交易平台数据显示,每天的比特币交易量甚至超过惊人的上百万个。不过,刘永说,这些数字中的水分很大,真实的比特币交易量远远没有那么多。

  交易量虚高的原因也不神秘,就是几乎成为“行规”的刷量。业内人士介绍,一般来说,比特币交易平台刷量有三种方式:一是直接虚报交易量;二是设立账户,挂一个程序通过自交易的方式进行对倒,这种对倒表面上形成了交易,实质没有发生比特币转移;三是设立两个账户,通过程序实现两个账户之间的高频对倒。

  刘永说,刷量在技术上很容易实现,只需要写代码就能完成。刷量的目的在于制造虚假繁荣,从而吸引更多投资方和聚拢用户。而要实现这一效果,与零手续费交易模式密不可分。交易平台此前普遍对比特币交易免费,只是在提现环节收取手续费。

  在零手续费模式下,一些程序化交易用户利用代码、机器人进行自动交易,由于不同平台之间存在价差,而且交易平台又不收手续费,因此存在一定套利空间,也是造成比特币交易量超高的原因之一。

  这种现象已经引起监管层的注意。2017年1月6日,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和北京营业管理部先后约谈了火币网、币行(OKCoin)、比特币中国(BTCChina)主要负责人。5天后,中国人民银行联合调查组进驻三大交易平台,就相关情况进行现场检查。

  此后,中国人民银行于1月11日下发通知,要求北京、上海两地联合当地金融局、工商局和公安局,组成执法检查组,进驻三家平台进行综合执法检查。

  受访的业内人士几乎达成一致观点——“未来监管肯定会越来越严”。刘永认为,监管趋严将来自两个方向,一是客户身份验证会越来越严;二是交易平台的衍生业务哪些可以做哪些不可以,这方面会越来越严。

  制图/李晓军

  □ 本报记者   赵  丽

  □ 本报实习生 刘雪妍

分享到:
用户名: 密码: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

注意:遵守《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》,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,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。

验证码: 看不清楚,点此刷新! 查看评论